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舞水汤汤

符佐湘

 
 
 

日志

 
 

宋初风云人物之符彦卿(严禁转载)  

2013-04-07 22:37:58|  分类: 符氏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作者:蒋君章)     

      

谋勇兼备、威望惧胡的勋臣

宋太祖既以杯酒释石守信等兵柄,符彦卿亦在其内。既而又欲使彦卿回复兵权,赵普苦谏再三,不从,竟下敕委之。但是此敕被赵普留中不发,何机退还太祖,太祖只得接受赵普之请,但终彦卿之生,任其逍遥作乐,颐养天年,而仍录用其子,不失其忠厚之道,也算是难得的了。原来,符彦卿一生的奋斗,勋绩著于后唐、后汉、后周,其勇而有谋的声望,已为契丹人所畏,官爵已进封至王位,在五代史中所少见,宋太祖接帝位的第二批酬勋名单中,第一名便是符彦卿。史称:“二月十六日(建隆元年)为长春节,癸亥,以周天雄军节度使、魏王符彦卿守太师,雄武军节度使王景守太保,太原郡王、定难节度使守太傅,西平王李彝殷守太尉,荆南节度使高保融守太傅;余领节镇者并进爵。”这中间就可知道太祖对彦卿的特别重视,至宿将既夺兵权而复欲授之者,亦唯彦卿一人而已。彦卿之所以被特别重视,必有其因素,请了解彦卿之奋斗事迹及其人格修养。

将门之后立功三朝

符彦卿字冠侯,陈州宛丘人,宛丘县即今河南淮阳。他的父亲名存审,是后唐的宣武军节度使,蕃汉马步军都总管,兼中书令,彦卿是他的第四子,可以说是将门之后。他从小爱习武事,十三岁就能骑马射箭,即事后唐庄宗,以谨愿著称,颇得庄宗喜爱,可自由出入于庄宗的卧内。及长,任以亲从指挥使之职,其被信任有如此者,庄宗灭后梁,建立后唐政权,擢使散员指挥使。伶人郭从谦之乱,庄宗左右皆散,唯符彦卿力战,射杀贼数十人,但贼矢集中于庄宗的乘舆,知庄宗已无幸生之理,不去则从死,无济于事,乃恸哭而行。这一壮烈的义行,是这位青年报答知己之恩的壮举。后唐明宗天成三年(公元928年),以龙武都虞候、吉州刺史,讨王都于定州,大破契丹兵于嘉山,翌年克嘉山城,以功授耀州团练使,旋改任庆州刺史,诏命彦卿筑堡于乌仑山上,以招党项,圆满达成任务。后唐潞王清泰初,改任易州刺史,兼领北面骑兵,特赐戎服、介胄、战马以荣之。好骑射,是彦卿的天性,尝射猎于盐台淀,一日间得獐、彘、狐、兔四十又二,观者以为神射手。彦卿从戎于后唐庄宗,直至潞王清泰二年(公元935年)唐亡,始终忠心不二,以勇敢力战著称。    

石敬瑭借契丹兵建后晋政权,建年号曰天福,彦卿乃转任同州节度,改任左羽林统军,兼领右羽林,改镇鄜延。石敬瑭原为后唐明宗李嗣源的女婿,故其子少帝(即出帝)幼与彦卿极为熟谂,及立,命出镇河阳三城。辽人来侵,诏命彦卿拒战,驻澶渊,时辽骑数万,围后晋将高行周于铁丘,声势浩大,晋将无敢当者,独彦卿率数百骑袭击之,辽军畏其悍,遁去,行周得免于难,以功封祁国公。后晋出帝开运元年(公元944年),辽军复南侵,帝亲御之。翌年,符彦卿与杜重威、李守贞经略北鄙,辽主率众十余万,围晋师于阳城,军中乏水,凿井以取水,辄被敌人破坏,渴甚无奈,绞泥汁而饮,人马渴死者甚众。时晋军居下风,弓弩失去准头,无可施威,已至非溃败不可的地步。独彦卿对其同僚张彦泽、皇甫遇等说:“与其束手就擒,曷若死战,然未必死。”彦泽等同意他的主张。于是彦卿奋勇当先,彦泽等尾随其后,乘顺风出敌不意,骤击之,辽军大败,辽主耶律德光乘骆驼遁去,狼狈不堪,俘获器甲旗仗数万,以献晋帝,深获嘉许,擢任武宁军节度、同平章事。此种以少击众的不世之功,为他人所不能者,独彦卿能之,不免遭忌。因此,再度向北发动攻势,帝不令彦卿参加作战,仅予赢师数千,命戍荆州口。直要等到杜重威在滹沱降敌,始急诏征彦卿与高行周领禁军屯驻澶渊。张彦泽与彦卿同在阳城突围,其功亦不可没,而赏不及之,怨愤之余,竟引辽兵人汴,彦卿与行周遂见俘于辽。辽主耻阳城之败,以诘彦卿。彦卿对曰:“臣事晋王,不敢爱死,今日之事,死生唯命!”他的回答,充满了英雄气概,辽主倒有怜才之意,笑而释之,使归镇徐州。

辽军入汴京,辽主纵酒作乐,任由辽军四出剽劫,谓之“打草谷”,京郊数十里,财产都尽,京中士民钱帛,搜括一空,并命使者至各州榨取,都以诛戮为手段,民不聊生,各州相继反抗,纷纷攻击辽军。辽主慨然说:“我不知中国人难制如此!”居汴三月,置成北归,至栾城县北之杀胡林病死。其母问左右道:“彦卿安在?”对日:“已遣归徐州。”其母说:“留此人于中原,何失策之甚!”其威名闻于辽主之母,彦卿之能,由此可知。而晋帝续向北征,不任彦卿而任杜重威,其失策更甚。乱世君主,常误信谗言,不能任贤使能,以晋帝与彦卿关系如此之深,而犹使英雄无用武之地,可胜叹哉!辽主既卒,所掠河北地,均入刘知远手中,知远由是建立后汉政权。

彦卿本守徐州,以北屯澶渊,由其子代理职务,及被释而归,正值盗魁李仁恕以数万之众围攻徐州。彦卿所率仅数十骑,竟至城下,贼执彦卿马,企图乘彦卿进城而混入,可是彦卿子昭序亦非不识轻重的等闲之辈,以绳索缒一军校出,大声宣称:“相公(指彦卿)当为国讨贼,何故自入虎口,乃助贼攻城?我虽父子,今为雠敌,当死战,城不可入。”贼知城不可破,亦不能依彦卿而人,乃向彦卿惶愧罗拜,乞免罪。彦卿向众设誓,决不伤害,贼乃解去,徐州得以无恙,彦卿父子,真可以说是“虎父无犬子”了。

立功后周爵至王位

刘知远自太原至汴京,收拾残局,建立后汉政权,彦卿自徐州朝贺,后汉高祖加彦卿为兼侍中,本职仍为节度使,但移镇兖州。后汉隐帝乾佑中,加兼中书令,封爵魏国公,守太保。移镇青州。隐帝杀权臣杨邠等,召赴京中,任职中央政府。郭威建后周政权,对彦卿更为重视,晋封淮阳王,以被杀罪臣刘铢在京之第宅赐之,本职似仍为青州节度使。及周太祖征兖州,彦卿朝太祖于行营,献马匹、锦彩及军粮万石,这些正是太祖军所最需要的,所以太祖大喜,累受赏赐,移镇郓州,逐渐与首都接近,便是表示太祖对彦卿依偎渐重。太祖本欲以魏府王殷召返京师,以彦卿代之。时辽人正南侵,前方临时易帅,兵家所忌,因暂时不动。但殷不久获罪,太祖乃以彦卿为大名尹、天雄军节度使,晋爵卫王。自后汉之至宋,彦卿被封为王,已历二帝了,这是后五代少有的光荣,但彦卿坦然处之,行若无事。

后周世宗继位,北汉乘丧进犯,潞州被占,世宗命彦卿率兵步骑二万自磁州西进,侧击后汉军,世宗随即亲征,命彦卿任行营一行都部署,兼知太原府。这是符彦卿第一次为后周政府作战。潞泽北汉兵经不起两路周军的攻击,高平一战,初胜后败,狼狈退回。世宗持重,认为北汉军虽败,但前线周军,粮饷并不充足,输运道远,拟暂屯城下,伺机进取。北汉自建立政权后,横征暴敛,苛虐百姓,深为民众所不满,故周师入境,纷起响应,并愿输军饷,助兵力,世宗乃挥军北进,连下数州,彦卿乃调山东近郡,输送军粮,以济军食。周军至城下,命彦卿与郭从义、史彦超等率万骑,屯太原以北之忻口,堵截自北方来援之辽军。辽骑至忻口近郊,史彦超以二千骑首卫辽军,左右驰击,竞被辽军所制而死之。彦卿则以所部继之,败辽兵二千人,辽骑因而遁走。周军追之,但先锋被辽军掩击,重伤数百人。时周军无主将,各不相属,战守主张不一,故军势不能后振,世宗因此班师南归。论功,赐彦卿缯彩、鞍勒马,遣归本镇’封魏王,仍任抵御辽军之正面重责,恭帝时加守太尉,彦卿守大名先后十年余,有勇略,有机谋,善用兵,军中称之为“符第四”。所获赏赐,先后不知凡几,都分赐部下将士,性又谦恭,深受部属敬爱,故其所属皆乐为效死,兵威所至,辽人恐惧。溯自阳城之役以后,辽人对南朝将士,最畏彦卿,或马病,不饮不食,必唾而咒日:“此中岂有符王邪?”其畏敬如此。唯不善理民、财之政,悉以付诸牙校刘思遇。思遇是一个恃势贪利的小人,公府收入,多数据为私有,只剩下一点羡余,始归公库,而彦卿竟无所知,不能知人善任,这是他的过失。后五代的节度,大率如此,不能为彦卿一人罪。他还有一个特性,就是酷爱鹰犬,这是爱好骑射的英雄本色,但彦卿实有过分处。凡有吏卒相遇,必向其求名鹰名犬,有所献,虽盛怒必为之解颐,有罪悉免。因为从其所好而废法弛纪,不能不说是他的过失。

宋帝对彦卿之尊重

大名节度、魏王、守太尉,是他在后周最后的官和爵。太祖自陈桥入汴京,符彦卿以官高望重的身份,镇守大名,并不在京,但太祖对他极表尊重,除原任军职王爵外加守太师的官衔以宠之。后周以李筠守潞泽,以彦卿守大名,成犄角之势,彦卿除勋高名重之外,还是周室的至亲,周世宗的宣懿皇后,就是彦卿的女儿。由这种形势和关系来看,宋太祖对李筠之叛的何以如此重视而务必迅速加以扑灭,其中奥秘,我们可以“思过半”了。原来,彦卿在太祖大局初定之时,在北方不仅为防御辽军南侵的长城,在李筠叛时对宋更有举足轻重之势。李筠如果南连淮南节度李重进,东连懿德皇后之父、天雄军节度使符彦卿,然后反宋,则宋有三面受敌之虞,鹿死谁手,正未可知。可笑匹夫李筠,只知连薄弱无力的后周深仇北汉,其败不亦宜乎?明乎此,太祖杯酒释诸旧将兵权时,包括符彦在内,是不足为奇的。至赵普务不让彦卿再掌兵权,还是同样的因素。反之,彦卿对宋帝虽不一定有什么忠心,但并无恶意,倒是显然可见的。如果彦卿对后周具有忠心而不赞成宋帝的话,那李筠虽然不知道联络彦卿,难道彦卿不知道予以响应吗?从彦卿任李筠被灭而无动于衷的一点来看,可以理解他并不反对宋帝。进一步说,太祖为太宗聘彦卿之第六女为妻,那就是后来的懿德皇后,是在周显德中,我们也可解释太祖时对彦卿早有联络之意。按,世宗显德纪年,只有六载,假定懿德皇后是显德三年(公元956年)归太宗的,那时世宗正有事于淮南,太祖正从征于军旅,符彦卿则任天雄军节度,守大名。在戎马倥偬中,一南一北,而为此婚姻之事,太祖有意联络世宗麾下有至亲关系的名将以为奥援,事理至明。虽在当时,太祖毫无为帝之意,而与世宗之国舅结成姻亲,足证太祖是有政迨手腕的。

宋初荣宠与改任去职

太祖接位后,彦卿依然镇守大名防辽,直至建隆四年(公元963年),始入京朝贺,特赐袭衣、玉带,并欢宴于金凤园,太祖有意向彦卿表演其射箭之术,连发七矢皆中的,那不啻向彦卿示威,彦卿则贡名马称贺。开宝二年(公元969年)六月,改任凤翔节度,那便是“杯酒登兵权”在实施了。时彦卿已患病,乘肩舆赴任所。但至西京,上书告“疾亟”,请在洛阳就医:太祖许之。病假已满百日,而犹请领俸给,为御史所劾,文留御史台,以姻旧特免鞫讯,但罢节制而已。假满再请发俸,不知道宋代的法律规定如何?应该不是严重的犯法,即使是犯法,也是未遂,而御史竟加纠弹,太祖卖人性,不加审讯,而予以免职处分,这中间显然有政治问题。太祖对彦卿礼遇于前,苛待于后,专制君主之手腕,常常如此,要以环境与时机为断。这是彦卿军旅生涯和宦海生涯的结束。此后,太祖虽欲授以兵权,而被赵普所阻,闲居六年而逝世。

彦卿在闲居洛阳期间,生活颇为舒适,常对宾客谈笑终日,不涉世务,更不夸战功,不喜饮酒,而好游名胜古迹。居洛阳七八年,常在春间乘小马,随家僮一二,畅游僧寺名园,竟是一副高人隐士派头,优游自在,毫无得失的牵挂。不识其来历者,不知这是一位两朝功高盖世、自恭帝至太祖都是赐诏而不名的国家大老。开宝八年六月卒,享年七十八岁。他改任凤翔节度时盖已七十多岁,在当时实为很少的高龄,所有丧葬,都由公给。子三:长昭信,次昭愿,三昭寿。昭信曾任天雄军衙内都指挥使,领贺州刺史,代父守徐而不让贼随父人城的有识之人,卒于后周显德初年。有才有德的冢子之早卒,是符氏的不幸,昭愿、昭寿《宋史》皆有传,而昭寿则为无能的纨绔子弟,死得很惨,贻世人作笑柄,为符氏的罪人。

彦卿后人的功过

彦卿的次子昭愿,字致恭,他有谨厚谦恭的特性,得到彦卿的真传,但与彦卿不同之处,他是欢喜读书,又欢喜做事的人。在后周太祖广顺中,即以父荫补天雄军牙职,未几,领兴州刺史,在周代,他很年轻,他的官职,如此而已。

开宝中改领恩州刺史。按,宋太祖开宝纪年共八载,所谓“开宝中”,不能以开宝四年(公元971年)论,因为开宝四年又有新任命,则以开宝三年为是,则在其父罢职后的一年,嗣又人京补供奉官,四年改领罗州刺史,七年迁西京作坊副使,又迁尚食使,出护陈、许、蔡、颍等州。数年之间,官无常所,纵有奇才异能,也难有表现。太平兴国元年(公元976年)之初,太祖尚在位,还兴兵亲征北汉的首都太原,命符昭愿从行,任为御营四面巡检使,败辽兵而还。太祖正在逐渐重用昭愿时,不久谢世,昭愿宦途多艰如此。《宋史。昭愿传》,在“御营四面巡检使”下,即接着说:“及攻幽州”,史实交代不清。“移攻幽州”是太宗的事,而且在太平兴国四年。是年,太宗亲率四路兵攻太原,灭北汉后,自太原移师,东向攻辽。《太宗本纪》与《昭愿传》,均不载昭愿参加此役的作战。但从《昭愿传》的“及攻幽州,命与定国军节度宋偓率兵万余,置寨城南”一语来看,昭愿不仅参加攻北汉,而且参加攻辽。唯此役,宋军先胜,至高粱河而大败,故史家讳其事。但太宗班师后,拜昭愿真除蔡州刺史,知并、澶二州。足证昭愿在此役是有功的。但在任只有两月,又移并州,兼副部署,又迁永兴和梓、滑二州。真宗咸平初,又任天雄军、邢州二铃辖。以病求归京师,真宗对这位母兄倒是很照顾的,遣御医驰至任所诊治,并赐以名方御药。翌年卒,年五十七岁,真宗还亲自临吊哀哭,追赠镇东将军节度。其子承煦,以荫任左千牛卫将军。

昭寿初以荫补供奉官。开宝七年改任西京作坊副使,累迁领兰州刺史史等职。太宗雍熙中以再度伐辽之故,募兵诸州,增强实力,早在雍熙二年(公元985年)即命昭寿与刘知信共护镇州刺史作准备。及北征开始,又与知信任押队都监,真除光州刺史。端拱二年(公元989年)知洪州,淳化四年(公元993年)知定州,真宗咸平初(公元998年)迁凤州团练使、益州钤辖。他倒不像他兄长一样,东调西迁,席不暇暖。他在洪州任内四年,在定州任内五年,着实是为国家社会做了不少的事。但是他一股纨祷子弟的神气,为人倨傲自恣,非游宴,即简衣居家,“常纱帽素氅衣,偃息后圃,不理戎务,有所裁决,即令家人传道”,真正不成体统。他又喜装饰廨舍,令人在官廨织纤丽绮帛,或取给于市,常在半年后始付款于商家。又令人广泛地搜刮黍稻,即尚未成熟者也都会收购,而储于寺庙庵观。此等黍稻,甚易霉烂,则勒令僧道赔偿。其部下凌辱军校,亦不加禁止,以致军民均怨,蠢然欲动。“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昭寿既然如此糊涂不法,知州牛冕缓弛怠忽,也就无法制裁了。在此种无法无天、人神共愤之下,自然无法免于人心思乱的结果,有赵延顺者本神卫卒,与其同伴八人谋害昭寿,犹不敢发,真宗咸平三年正旦,中使自峨眉山还京,昭寿命吏备中,假装逐马,闯入丘堂,杀昭寿,据甲仗库,取兵器作乱。都监王泽闻之,指挥所部都虞候王均讨贼。凶悍的赵延顺,左手执昭寿首级,右手执剑,傍徨无主,见王均至,遂与众推王均为帅,合骁猛、威武军大乱。知州牛冕与转运使张适,均逃汉州(广汉),至秋季始被讨平。彦卿对昭寿之失教,使他施政无道,身首异处而惨死,足为纨祷子弟之无行者戒。唯宋室待勋臣子弟极厚,昭寿虽无状,然其子承谅,仍得娶齐王之女嘉兴县主为妻,官内殿承制。

《宋史》对彦卿的评论,有如下的几句话:“彦卿一门二后,累朝袭宠,有谋善战,声振殊俗,与时进退,其名将之贤者欤!’’这是光从彦卿一人说的。作者认为立旷世之功,由至勋而得高位,诚非易事;但尤为不易者,罚非其罪,而能怡然自得,不矜战功,不谈世务,优游于自然景色以乐天年,更为人所不及耳。史臣传昭寿之不能善继父业,而不及彦卿之失教,也是忠厚之史笔。


    

  评论这张
 
阅读(100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