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舞水汤汤

符佐湘

 
 
 

日志

 
 

关于符同和公遭遇的明朝历史背景分析(一)  

2011-10-14 18:47:19|  分类: 符氏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贵州符氏(慎怡堂)始祖符同和因奸宦使诈遭遇被皇帝诛杀,然后其子子闲、子韩为父报仇而远途跋涉入黔。这是笔者在贵州德江、思南和沿海符氏族谱《符氏慎怡族谱》中所看到的明确记载。当时被诛杀的除符同和以外,还有符同云、符同宁两个兄弟在内。谱书所讲符同和因穿鞋子不慎而被武宗或世宗诛杀。对这一事件的叙述,深感困惑三点:一是罪不致死;二是罪不立即问斩;三罪不应该株连旁人(即符同和的另外两个兄弟)。我认为符同和事件既有与奸宦为官吏政对立仇视的一面,因此而成为攻击的对象。还有更深的当时朝廷政治斗争的复杂因素。否则,符同和不可能被随意问斩,更不会出现三兄弟同时被问斩的情形。但在新喻进士符观组织族人编写、符同和审稿、罗钦顺作序的《江西新喻(余)金田符氏族譜》中却没有发现符同和遭遇残害事件的记载。因此,符同和事件只能是成谱以后发生的事情。
       在新余一位朋友的博客里发现了一则有价值的线索:“公元1511年的明正德时期, 32岁的翰林编修严嵩和其同年好友、明代著名文学家、书法家陆深(上海的陆家嘴之地名就是因他而命名)就曾亲自瞻仰攀登仰天岗。严嵩丁忧3年过后,而立壮年的严嵩被一件件家事弄得贫病一身,再加上当时太监当道打压江西籍朝官,只好继续闲居家乡。这一闲就闲了8年。这一年是他闲居家乡的第四年,结拜兄弟陆深谪迁贵州途径分宜,特意拜访。两人唏嘘侃聊了好几天。因严嵩是新余城生意人晏家的外甥,新余还有两人都熟识的进士符观、黎凤等名士,严陆两人在新余这些名士的陪同下,登仰天岗,爬蒙山,寻访梁孟敬遗迹,把新余当地的名山名寺访了个遍。严嵩在他的《钤山堂集》里留下了《仰天岗》和《蒙山石门梁孟敬先生隐处》等许多与新余有关的上百首诗作。其中《仰天岗》如下:

                                          石磴盘秋萝,危亭出峰树。

                                           行人上山道,望望云飞处。

                                            洞口晚钟声,林僧独归去……

       在这则信息中,严嵩当时闲居在家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当时朝廷太监当道打压江西籍朝官,由此,暴露出明朝正德年间朝廷政治斗争复杂的一面。我们都知道明朝正德元年,符八斗宗族被明武宗和刘瑾诛灭九族;当时朝廷上有两股势力在竞争,一是以宦官刘瑾为首的八虎势力;二是以刘健为首的前朝老臣势力。这两股势力政治斗争十分激烈,而最终刘瑾宦官势力得到武宗的支持,从而使武宗正德年间成为历史上有名的宦官夺权当道黑暗时代。
      那么,当时身居南京古都六大部闲置机构的江西籍官员代表的罗钦顺为何也深感“宦官篡权乱政,权贵为非作歹”呢?昨日,我在写《对贵州慎怡堂符氏入黔时间的几点考证》一文中引用的有关江西籍官员罗钦顺的二则资料记载:“罗钦顺,字允升,泰和人。弘治六年(1493年)进士及第,授编修。迁南京国子监司业,与祭酒章懋以实行教士。未几,奉亲归,因乞终养。刘瑾怒,夺职为民。瑾诛,复官,迁南京太常少卿,再迁南京吏部右侍郎,入为吏部左侍郎。”、“罗钦顺为官时,严于职守,勤于政事。曾受到孝宗、武宗的赏识和百姓的爱戴,但却遭到权贵张聪、桂萼的忌恨。他们在政治上培植私党,排斥异己,正直的人得不到任用。罗钦顺总感到壮志难酬,怀才不遇。他本想在仕途上有所成就,为国为民多做点事情,可朝廷腐败,宦官篡权乱政,权贵为非作歹。罗钦顺耻与之同朝做官,便辞职返乡。”这两则资料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明代中期正德年间以刘瑾为首“八虎”当朝宦官势力对江西籍官员的打压情形。至于为什么宦官要打压江西籍的官员,或许只有史学家才能知道了。尽管如此,我通过查阅有关资料还是发现两个不容忽视的历史事件。
      一个是明成祖迁都北京后的闲置机构南京六大部内部的斗争也是激烈的。这在罗钦顺的仕途中不难看到,由于“遭到权贵张聪、桂萼的忌恨。他们在政治上培植私党,排斥异己,正直的人得不到任用。罗钦顺总感到壮志难酬,怀才不遇。”说到这里,我们还真要认识一下张聪、桂萼这两个人。张璁(1475年-1539年),字秉用,号罗峰,卒谥文忠。汉族,浙江温州府永嘉(今温州市瓯海区)三都人,是嘉靖皇帝登基前不久的新科进士,考中进士时已年满四十七岁。“为减少张璁在朝中的影响,杨廷和指示吏部将张璁调往南京任刑部主事。桂萼字子实,号见山,余江县锦江镇人。明正德六年(1511)中辛未科进士。历任丹徒、武康、成安等县知县,所经各任都能端正风俗,抑制豪强,政绩颇著。嘉靖二年(1523)升南京刑部福建司主事。 桂萼、张璁可称为“小人中的小人”了。理由是张璁到了南京,立马与同在刑部任职的桂萼结为政治盟友。在当时的正德年间南京六大部中以这两个人为首,迅速在六大部中集结一个势力强大的政治联盟体,大肆的对正直的、贤能的官员进行孤立整压。因为远离京都,南京之地天高皇帝远,管理松懈。再说,南京古都六大部又是一个闲置机构,南京古都官员都是不被皇帝所看重的,皇帝也不在意。但张璁是个例外。因为他是杨廷和指示吏部将张璁调往南京任刑部主事,这一安排提升了张璁职位,却是个闲职,显然不是皇帝本意。桂萼、张璁联盟对包括江西籍的官员实施打压。这里面就有符观、罗钦顺、符同和等人在内。尤其是作为南京刑部郎中、天天处在桂萼、张璁牢牢控制打压环境中符同和日子十分的艰难,可谓度日如年。 可以想象得出,桂萼、张璁二人作为刑部官员,因忌恨罗钦顺,能够跨部对文吏罗钦顺实施打压,可见他们的势力很强大。而张璁又是从皇帝身边昔日的近宠,而且还保持十分紧密的联系。当时,张璁还经常为远在京都的皇帝进言献策,而皇帝也十分中听。南京之地是没有人敢与之抗衡的,更何况江西籍官员一地之势力呢!这一势力的形成是有明确的政治思想的,因为地处南京之地的官员谁不想早日回到京都,回到皇帝的身边,回到掌握实权、大权,回到每天吃香喝辣的日子中去呢!而这恰恰成为桂萼、张璁联盟集团培育和形成的温床,于是出现了后面嘉靖年间著名的“大礼仪”事件,最终达到这一集团政治目的。
       二个是京都皇帝下面的权贵大臣们和南京古都闲官势力政治斗争更是激烈。在大明永乐帝夺位以后,明朝首都从南京迁往北京,所以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北京。但南京是太祖皇帝建的都城,为免万世骂名,永乐帝仍保持着南京的首都模样,设置机构、官员与北京同,看上去仍是首都,但只称南都,南京已经被边缘化了。同样是吏部尚书,北京的吏部尚书掌实权,南京的吏部尚书,权力只能覆盖南京及其周边城市。因此,身居重位的京都官员看不起南京古都之臣,认为那里的官员都是闲人,只能管理南京周边极少数的府县辖地。同时,自明成祖迁都北京之后,一般都是朝廷不看重的臣子才安排到南京古都任职,也是得罪当权大臣的小臣们发落的地方。而南京之地的官员也想重获新生、掌权理政,对京都官员虎视眈眈;同时,这也是皇帝权力制衡点。反映出当朝皇帝喜欢用宠臣、宦官想干想办的事。这也是从武宗、世宗执政时期比较显著的特点。
      明朝正德至嘉靖年间,符观本来仕途发展前景很好,为什么会在1510年以后一直闲居在家7年之久?这个问题既有符观当时已经58岁了,年龄偏高的原因,更有对当朝宦官势力排除异己黑暗官场的厌恶有关。如符观(1443---1528),新喻金田人(今江西新余市渝水区水北镇金田村),1489中举人;1490年举进士赴任溧阳县令直到1495年离任;1496年起历任高州同知、黔江溆蒲学政、广西按察佥事。升浙江参议、山东参议都未赴任,且从1510年后一直以身体不适,闲居在家,期间多次申请辞官,终于在1517年被朝廷正式批准辞官回乡江西新喻金田居住,一直到1528年去世,享年85岁。也许有人不解,我怎么能断定符观是在1510年就闲居在家的。我的依据是一是严嵩 在《浙江参议符公观墓志铭》中提到符观“
杜门十有八年足迹不一”和符观于正德十二年(1517年)正式批准退休,居家十八年终老,享年85岁(1528年去世)。可以认定符观在1528年去世前在新喻家乡呆18年,而他是1517年正式被批准辞官的,数理推算1528年至1517年为11年,这说明1517年他已经在家乡闲居7年了。闲居起始年当是1510年。还有一个佐证资料就是公元1511年32岁的翰林编修严嵩和其同年好友、明代著名文学家、书法家陆深新余还有两人都熟识的进士符观、黎凤等名士,严陆两人在新余这些名士的陪同下,登仰天岗,爬蒙山,寻访梁孟敬遗迹,把新余当地的名山名寺访了个遍。如果符观不是闲居在家,怎能有较长的时间整天陪同二人游山玩水呢?因此,符观居家十八年终老是可信的。
     
 如果当时的符同和公也像符观一样选择退养的话,也不会出现后来的“壬午惨案”了。不过,符同和公1502年中举进士,但是他很年轻,辞官退养是不可能的,似乎命运注定灾难要降临在符同和的身上。
       关于符同和做官时间究竟多长?根据《江西符氏世系源流序》记载:“皇明以来,受命于穆贤士大夫之业,靡不震耀于世,符氏宗望未有特起者,观窃惧焉,由是俯首奋庸,猎群书,网众萟人,而无所得,乃扫迹假馆五六载,静思苦索,欲究夫经传之?物理之原,犹间治科举文辞而?蓄未至,既而与宗弟乐后,先举进士甲科,乐今官属司寇,游仕百粤吴楚之间余二十载,亦惟尽心效劳,特已不愧而已。及归而衰暮,其於贤士大夫之业邈不可歧。所以震符氏之望,光耀于世世者,俟诸后人与同姓之贤者后裔观谨。”这篇在《江西南昌湾里区南宝村符氏族谱》中发现的谱序,而谱序实为江西新喻进士符观亲作。序中说明符乐做官二十余年。算起来也差不多。符乐是1502年举进士做官,至1522年也就二十年。符乐就是符同和,所以我认定符同和做官20年。希望宗亲参与交流!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