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舞水汤汤

符佐湘

 
 
 

日志

 
 

《八贤王赵德芳传》 【第十五章】第七节 益州戍卒叛乱  

2011-11-12 22:2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芳41岁王妃42岁长子惟叙24岁次子惟宪22岁幼子惟能20岁

惟铃18岁真宗(赵恒)32岁

------------------------------

【咸平三年】1000年

宋朝自从993年-995年四川王小波、李顺起义后,虽然宋军平息了叛乱,民心一直不安,此时负责镇守益州的将领为符昭寿,符昭寿是何人?他正是宋朝开国功臣之一符彦卿将军的三子,也就是德芳二夫人符晓笛的叔父。

但符昭寿与他的哥哥符昭愿不同,他性格骄纵,不喜军务,到达益州之后召集了大量的织锦工人织作,还派人到市集收取所需物品,纵容下属勒索掠夺。

此事被人举报到兵部,德芳见是从益州而来的,便向兵部侍郎齐元朗问道“齐大人,益州何事?”

“回王爷,不是什么大事,有人奏说益州守将符昭寿有些骄纵,请朝廷可以换将”

“哦?换将?那可不是什么小事,齐大人可要奏明圣上”德芳说道

“王爷不必忧心,符将军虽有些骄纵,但还不至严重到换将,这一定是下属肆意上书,无视主将之举。”

“齐大人所言差矣,边关守将骄纵不羁,如何守关御兵?更况四川经历叛乱,民心不安,这种情况之下,更应有所重视才对。”

“王爷,符将军也是您的亲戚,您希望将他换掉吗?”齐元朗问道

“如果符昭寿真如奏报所说,那理当换将,本王只知国事安危为重,不论私情,更况本王现为兵部监察,此事齐大人定要处理。”

“是,王爷贤德,下官定会奏报圣上定夺。”

【第二日早朝】齐元朗呈报,真宗看后问道“可有查实此事?”

“回陛下,还未派人查实此事”齐元朗说道

真宗想了想“皇兄,你认为如何?”

“回陛下,臣认为此事应当重视,如因为下属私怨,当严厉惩处,如因符昭寿治军不严,则应尽速撤换,益州城边防之地,又经叛乱,不容再有疏失。”

真宗点点头“皇兄所言极是,朕就派狄守节前去查实此事,尽速回报”

没想到狄守节还未出京城,益州就来了战报,原来除符昭寿外,益州知州牛冕也不问军政,一日,牛冕设宴犒劳自己的兵将,激起其他军士对符昭寿的不满,于是戍卒赵延顺等八个人策划起义,在正月初一时,赵延顺率众冲进符昭寿的房间将其击杀,并砍下符昭寿的头颅,随后,赵延顺等占领了兵器库,取出所有武器。

知州牛冕得知此事,马上和转运使张适跑到汉州。而时任督监的王泽听闻戍卒起事,立刻召来神卫军都虞侯王均,让他马上前去安抚叛乱的士兵,谁知王均到达后,赵延顺等人借势拥立王均为主帅,王均觉得自己也能像太祖皇帝一样,黄袍加身做皇帝,于是自立为王,号称大蜀政权,改元年“化顺”,之后率部攻占汉州,牛冕一看汉州已破,又再次出逃。王均又进军绵州,再攻剑门,但未攻克,于是率部回到益州。

京中真宗得知王均叛乱,甚为气愤,金殿之上说道“西部边关几年前才遭叛乱,今日又重蹈覆辙,兵部是怎么办事的!”

齐元朗赶紧上前“陛下恕罪,臣罪该万死”

“你现在死也没办法挽回如此局面!”真宗非常愤怒

德芳见此上前道“陛下,齐大人已及时呈报边关奏报,只是没想到事情来得如此突然,目前最要紧的事,应立刻派兵平叛。”

“嗯,皇兄所言甚是”真宗起身说道“命雷有终为益州知府、川陕招安使,李惠、石普、李守伦为巡检使,即刻点兵平乱”

雷有终奉旨出兵,并川陕两路兵马,率领所属八千人进攻益州。二月,王均得知朝廷大军将至,于是使人打开城门,佯装逃跑,雷有终不知有诈,领兵入城,兵将见城中无叛军,于是都趁机剽取财物,部队开始散乱无序。

此时王均叛军趁势关闭城门,四周伏击,朝廷军队难以成型,大多被杀,雷有终领人马沿着城边矮墙逃出,正值巡检张思钧收复了汉州,于是雷有终等退守于此。

四月,雷有终继续率兵攻打叛军,王均则在升仙桥袭击雷有终,但被雷有终击败,王均撤掉升仙桥,堵住城门闭关自守。

期间,京中气氛一片紧张,年初时,时任天雄军刑州管辖的符昭愿,因疾上书朝廷请旨回京,得到真宗批准,并使御医诊治,御赐良药,赐封本州防御使。

七月,益州战报传回京中,真宗坐在金殿之上不语,群臣面面相觑不敢言语。

这时德芳来到大殿,见气氛严肃,并不多言,上前参拜“臣参见万岁”

真宗看了看是德芳,说道“皇兄免礼,赐座”

“谢陛下”德芳走上御阶,落座。真宗看看众臣心中怒火中烧,于是转头对德芳说道“皇兄,此时战况毫无进展,叛军确有增多趋势,益州城被占数月,民心浮动,当如何是好?”

德芳转身对真宗说道“陛下,益州战况呈对峙局面,不宜久拖,现雷将军部署已再次集结,朝廷当再派援军前往,一次重击叛军,收复益州。”

“皇兄所言在理,不知皇兄可有将领推荐出师?”真宗问道

德芳想了想“陛下,定州都监秦翰月前才击退辽军,士气正盛,陛下以为可否?”

“秦翰”真宗点点头“好!朕就下旨命其前往益州增援。”

真宗下旨,封秦翰为两川讨贼招安使,领军前往益州平叛。

德芳回到府邸,百里来报“王爷,符将军在厅中等候”

德芳快步来到大厅“岳父大人,您怎么来了?”

“参见王爷”符昭愿躬拜

“岳父大人请勿多礼,快请上座”德芳与符昭愿落座“岳父大人病体尚未痊愈,怎么不在府中修养,来王府是否有何要事交代?”

“哎,王爷,自从昭寿死后,益州局势大乱,听说叛军死守城中,朝廷大军久攻不下,老臣没有教好弟弟,自觉对不起大宋,内心甚为愧疚”符昭愿难过的说

“岳父大人,此事并非您的过错,想符昭寿将军也是久经沙场之人,只是未曾想到,他会变得治军散漫、怠忽职守,但军士叛乱也非一人所能引起,另有诸多原因,加上早年叛乱余波,人心不稳,才会导致如今境况。”

“王爷,不管如何,昭寿也是符家之人,犯此大错实属不该,老臣想向陛下请旨,亲自带兵前往益州平乱。”

“岳父有疾在身,岂可跋涉远途征战,今日陛下已经下旨秦翰引兵增援益州,相信很快就会收复益州城,平息叛乱。”

“父王!”德芳幼子惟能走了进来“儿臣也想请命前往益州平乱。”

“胡闹!”德芳很生气的说道“平乱之事不是闹着玩的,你去做什么”

惟能单膝下跪道“父王,舅公被叛军所杀,孩儿要去为舅公报仇”

“住口!”德芳起身看着惟能“益州局势紧张,雷将军都险些被叛军所擒,现在人心浮动,你一个久居京城的之人,跑去益州岂不是送死!不得再言!”

“王爷,王爷,切勿动怒”符昭愿赶紧劝道“惟能也是想为大宋建功”

“建功?他留在京城也一样可以建功,为何非要去边关平叛”德芳很生气

惟能跪在地上低着头不说话,符昭愿过去想扶起惟能,但惟能并不起身“惟能,快起来吧,你父王也是为了你好,朝廷已派军前往,你就留在京中吧。”

惟能忽然说道“父王,孩儿在您眼中就这么无用吗?”

德芳转身看着惟能,好久才叹了一口气,走到惟能前说道“能儿,父王岂会轻视自己的孩子,但你要知道,你的生母临终前将你托孤父王和母后,如果你真的有事,父王如何向你的生母交代?看看你外公,他又有疾在身,京中就你这么一个外孙,还有你的夫人和年幼的从古,难道你都不顾念这些吗?”

“父王”惟能抬起头“孩儿已经向兵部请职,陛下也已同意,明日孩儿便会前往益州随秦翰将军参战。”

德芳大惊,直直的看着惟能,符昭愿也很意外“惟能,你这是为何啊?”

“外公,惟能只想保家为宋,不想庸碌的在京中度日。”

德芳的胸膛此时急促的起伏,很是愤怒的看着惟能,半天没有说话,然后就走出了大厅。

符昭愿见此,知道德芳十分生气,于是说道“惟能,你父王不会让你去益州的,你又何苦如此?快去兵部奏请消职吧”

“不!惟能已经决定如此,外公,我会一直在此等父王首肯,不论父王是否同意,明日我都将赶往益州”惟能态度很是坚决。

符昭愿摇摇头,拍了拍惟能的肩膀,也返回了自己的府邸。

惟叙和惟宪也来劝惟能,但是都没有办法,狄妃很是着急,但也知无力改变,看到在书房脸色铁青的德芳,心中也甚是无奈,于是也走进书房,和德芳聊了很久。

惟能一直跪在厅堂,晚间,狄妃拉着德芳来到厅堂之中,见惟能还跪着,狄妃赶紧过去“能儿,快起来,你这样跪着母后心里难过”

“母后”惟能看着狄妃“孩儿不孝,让母后担心难过,请母后原谅”

狄妃看看德芳“王爷,你倒是说句话,能儿跪了好几个时辰,他的腿会受不了的”

德芳坐在堂椅上,面色凝重的一直看着惟能,许久没有说话,惟能一直低着头。

好久,德芳紧闭双目,深深的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惟能的面前“起来吧”

惟能抬头看看德芳,德芳伸手扶着惟能的双臂说道“起来说话”

惟能有些吃力的站起来,腿跪得很疼,有些站不稳,德芳扶着他心疼的说道“你这是何苦?想让父王母后伤心是不是”

惟能看看德芳低下头说“孩儿不孝”

德芳扶着惟能的肩膀说道“此去益州危险重重,你要答应父王母后,会平安归来”

惟能抬起头看看德芳,又看看狄妃,狄妃赶紧说道“能儿,还不快答应你父王”

“谢谢父王,孩儿一定会平安归来”惟能拜道

德芳转头说道“百里,把东西呈上来”

“是”百里端出一个盖着布的托盘走到惟能前

“父王,这是?”惟能问道

德芳拿起盖布,托盘上摆着一把剑和一件软甲,德芳看着惟能说道“能儿,这是太祖皇帝赐给父王的黄金软甲和佩剑,父王要你穿戴以保万全,望你凯旋而归。”

“谢父王!”惟能下跪“孩儿定不负父王厚望。”

德芳扶起惟能“明日就要启程,早点去休息吧”

“是”惟能看到旁边的狄妃拭着泪,上前扶着狄妃“母后”

狄妃摸着惟能的脸“能儿,你可一定要平安归来”

“是,孩儿还要侍奉母后,一定会平安归来”

这一晚,南清宫上下均无眠,第二日清晨,惟能带着四名侍卫,拜别德芳与狄妃,持封职赶往益州,在秦翰麾下为校尉军官。

八月,雷有终准备再次攻城,命兵士架造浮桥,领兵渡过清远江,直接抵达北羊马城下,造梯车攻城,叛军军官赵延顺中箭身亡,同时,新被任命的两路讨贼招安使秦翰抵达益州,命校尉官惟能协同雷有终在城北筑土山,很快便攻下北羊马城。九月,叛军将领王均,使人制毒箭射杀朝廷军,死者数十,秦翰大怒,命雷有终从军中招募死士强攻入外城,惟能奉命带兵烧毁叛军观望楼,朝廷军与叛军混战,秦翰身中流矢却不知,仍指挥作战,且五战五捷,叛军斗志全无,伤亡三千余人,终于在十月一日凌晨攻入益州城,王均见情势不妙,率领残部两万人突围出城。

雷有终为防城中有伏兵,命人焚烧城内房屋,与秦翰一同登上城楼肃清残敌,将查出的数百叛军军官投入火中烧死。

王均领叛军逃至广都澶,秦翰命惟能与副将杨怀忠领兵追击,王均还未喘息,又见官兵攻来,残部抵挡着,王均又急忙逃亡陵州,惟能与杨怀忠杀敌千余人,俘虏七千余人,缴获战马数千匹。

秦翰又领兵继续追击至陵州,王均再次逃亡至富顺,朝廷军又追击到此,将王均围困,王均见大势已去,自知必死无疑,便自缢而死。叛军残兵六千余人被惟能与杨怀忠所俘,至此,益州兵变在十个月内被彻底平息。

秦翰因功被迁为内园使、恩州刺史;雷有终升为宣徽使。

十一月,惟能回京复命,得嘉奖,正式受封禁军校尉官,留京中任职。

惟能带着符昭寿的骨灰坛来到符府,交给了符昭愿,符昭愿抱着骨灰坛流泪痛哭,将其葬于祖坟,灵位祭拜。

稍晚,惟能才回到南清宫,见德芳狄妃叩拜“孩儿叩见父王母后”

“能儿,快起来,快起来”狄妃赶紧扶起惟能,上下左右的看着“有没有受伤?”

“母后,多亏父王的金丝软甲相护,儿臣丝毫无损。”惟能说道

德芳上前拍拍惟能的肩膀“好,能儿平乱凯旋而归,父王很是欣慰。”

惟叙、惟宪和惟玲也围了上来“三弟真是厉害,大哥佩服!”惟叙说道

惟宪捶了一下惟能说道“三弟变得壮实不少嘛,赶明儿和二哥我过两招”

“别闹别闹”惟玲挡开惟叙和惟宪“二哥你就会欺负小哥”惟玲转过身说道“小哥,快给我讲讲,叛军很凶吧?”

惟宪一下子跳到惟玲前,挥着双手说道“很凶!你要是去,就把你抓走!”

“讨厌!”惟玲追打着惟宪。

“夫人,孩子们都已能为国建功,真乃我皇室之幸。”德芳说道

狄妃点点头,握着德芳的手看着四个已成年的孩子幸福的笑着。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